圍城裡的傷
一種對方釋懷,自己卻無法釋懷的心情....
層層疊疊,層層疊疊,不斷積累的傷

#26圍城裡的傷  

圖/啟弘:「我媽媽現在焦慮的狀態,有愈來愈嚴重的感覺,以她現在心理狀態,我是希望她能徹底放鬆,不要再把我當成受傷的人看待,其實我常覺得真的受到傷害的不是我,她。」

圍城裡的傷

許多愛美的女性朋友都很喜歡彩繪指甲,指甲彩繪師通常也以女性居多。今天誰來晚餐的東道主卻是一位男性的指甲彩繪師。他會從事這個工作,背後有什麼故事呢?

令人遺憾的意外
李啟弘,十年前大好人生正要開始,當時剛退伍不久,帶著論及婚嫁的女友,飛到南美秘魯和媽媽會合,準備在親戚在當地開設的工廠,好好大展身手。可是有一天媽媽領錢回工廠時,竟遇到歹徒搶劫,啟弘為了救媽媽,而不幸中彈。

必須接受這個打擊的,除了啟弘本身,還有當時目睹整個過程的媽媽。尤其想到啟弘是為了救自己而承擔了這一槍,更是讓她愧疚不已。

這幾年除了有媽媽亦步亦趨地守著,大弟啟華也是他的好幫手。啟華願意這樣耐著性子幫忙,一來是心疼大哥的遭遇,二來則和媽媽一樣,他的心底始終有著深深的虧欠。因為當時媽媽會去領錢,是因為啟華從台灣打了一通電話,因此他一直覺得是自己打的那通電話,害哥哥變成這個樣子,後來他決定一肩扛起家中經濟。無奈幾次創業失敗,反而賠了不少積蓄,現在在家休息。相較之下,小弟啟翔是最能讓他放心的一個人。曾經當過廚師的他,因為覺得太累所以轉行當業務員。

事業第二春
兩年前啟弘在同是身障朋友的推薦下,到職訓局上了指甲彩繪的課程,別看現在啟弘做得有聲有色,其實剛開始連他自己都有些排斥,畢竟一個不化妝、不保養的大男人,卻要學習女孩子的玩意,實在讓他有些反感。但生性好奇的他,保持著多知道點東西也不吃虧的心情,去上了這樣一堂課,想不到就此開啟事業第二春。雖然擁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但啟弘坦言現在的生意還不算穩定,不過他仍會努力持續下去!

當初因為身障朋友的介紹,讓他一頭栽進指甲彩繪的世界,如今他有能力開設工作室,也希望能給其他身障者一些幫助。失去行走能力的啟弘,現在卻能運用一雙巧手,讓客人帶著美麗的指甲和心情離開工作室,這或許是意外人生的美好結局吧!

走不出的傷
平常,啟弘和啟翔出去工作時,家裡只剩媽媽和啟華兩個人。整理完家務,簡單吃完午餐,就是媽媽自己的時間,有時候會插花布置家裡,有時候則會彈琴彈上好幾個小時,來抒發心裡的壓力。別看媽媽現在只會彈琴插花,二十幾年前她可是個事業成功的職業婦女,一個個獎牌和一張張出國的照片,就是業績長紅的最好證明!

孩子們都希望媽媽能重拾往日榮景,找回對自己的自信,或是和外界多多接觸,但是媽媽覺得可能關在家裡習慣了,加上現在經濟問題,請不起外勞照顧啟弘,因此始終放不下心。而每當媽媽在客廳彈琴,啟華就會在一旁抄寫佛經。因為一邊抄寫的同時,除了可以當作書法練習之用,另外一個就是讓他的心定下來,而且因為抄寫的是一本經書,所以每次抄寫完成,啟華就會幫媽媽簽名,把祝福功德迴向給大哥。兩人各自用自己的方式,紓解對啟弘覺得愧疚的壓力。

他不重 他是我哥們
啟弘能夠重新振作,除了家人的照顧,一群認識十幾年的朋友,更是他重新站起來的功臣。當時發生意外,啟弘長期處於低潮,朋友為了鼓勵他走出來,可是煞費苦心,包括安排浮潛、看煙火等戶外活動,就是希望他能重拾以前開朗個性。

每次出遊啟弘都要負責開車,這讓他覺得相當驕傲,因為他很慶幸自己手還能動,可以像這樣開車帶一群好友出去玩,雖然家人才是最深處的東西,但如果沒有朋友,他覺得今天不可能可以開朗地和大家分享他的故事。

喜歡和大家分享自己故事的啟弘,期待來賓到訪那天,可以給他和媽媽更多支持和鼓勵。那麼到底是哪位來賓會出現?又會給他們一家人什麼樣的建議呢?別忘了收看這集的「誰來晚餐」!(撰文/林景瑜)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