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得見,但是我看不見

我想要和一般人一樣,但是我和一般人不一樣

而這個不一樣,他 讓他自己 與眾不同...

#8你是我的眼  

圖/信廷:「我也常覺得說眼睛看不到對我來說是一種獲得,我因為看不到人生變得不一樣,我常跟人家講說如我眼睛看的到的話,也許我是一個普通的人。」

你是我的眼

如果有一天,你的眼睛看不見,你會如何過日子?

大部份的盲人需要家人陪同、選擇穩定的按摩工作。但這集「誰來晚餐」拜訪的林信廷,29歲全盲後卻選擇獨居,不愛按摩的他,會過著怎麼不一樣的盲人生活呢?

進入黑暗那一刻

信廷跟大哥小學視力就不好,那時家裡開西服店,爸媽忙著工作,以為兩兄弟只是近視,沒有特別留意,當時信廷只覺得自己很怪、很自卑、害怕人群。直到大哥當兵前,被診斷出患有「遺傳性視網膜色素病變」,兩兄弟才知道自己會逐漸失明。那時讀高中的信廷,知道這個惡耗後,沒辦法面對。當時他最害怕別人問他當哪一種兵,用盡各種方法不讓別人知道他會失明,為了證明自己沒問題,竟然還騎機車載學妹,險象環生後,學妹的真情關懷讓信廷體悟到一個真正的朋友不會因為視障離開他,反而更關心他,他終於敢跟別人說他是視障,只是信廷只願意在朋友面前卸下偽裝,他仍無法接受其他人的異樣眼光。

兄弟一起學習盲人生活

同樣面對逐漸失明的事實,信廷的大哥卻很積極為未來做準備,他帶著信廷學按摩、打盲棒、跳現代舞、走秀。後來一位秀導的讚賞建立了信廷在盲界的自信,信廷為了保持漂亮的體格,把上健身房鍛鍊體格當做每天重要的運動,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靠著運動,信廷越來越有活力,他和大哥一起打盲棒、跳現代舞,得到很多掌聲,兩個人幾乎像雙胞胎一般的黏在一起,度過了10年的精彩生活。但是這樣光鮮亮麗、受到觀眾肯定的生活,8年前有了改變。信廷的爸爸過世了,原本住在一起的四個兄弟姊妹各自獨立,信宏大哥也成了家,重心回到務實的按摩工作,但是信廷仍有自己的夢想。他跟大哥開始分道揚鑣,也買了房子自己住,單飛的信廷,會怎麼過日子呢?

一個人的生活

信廷搬出來後,有一陣子是和女友一起住,生活起居也由女友照顧。4年前兩人分手後開始獨居,現在他已經習慣不跟家人住在一起。少了人陪伴,信廷行動變得慢很多。例如住在十二樓的他,雖然出門有電梯可以搭,但是光是到樓下買個東西,就要花上20幾分鐘。買東西不方便,為了安全感,信廷可以長期吃同一種東西,像饅頭夾蛋就吃5年。一個人住,很多東西得靠「聲音」辦識,使用視障專用的語音電腦軟體上網查資料、聽電視。不過信廷最怕突然發生地震或火警,有一回大樓火警警報,信廷緊張到不知從何逃生,信廷媽媽最擔心的就是這類事情,因此三不五時就會過來看看他,她還會一邊帶孫子一邊陪信廷走路坐捷運,「出門」這件事是生活中媽媽最牽掛的事。

不想再按摩了

百分之九十的盲人都靠按摩謀生,信廷和信宏大哥也是。婚後信宏大哥開了間按摩工作室,離家近、走路安全、收入穩定,信廷媽媽認為這是非常理想的工作。信廷也開過幾年按摩工作室,生意很好,存了錢,還買了房子。但是他並不喜歡那樣的工作模式,除了生活被客人綁住,信廷還常會被男客人性騷擾。

現在沒有太大經濟壓力的信廷,幾個月前,把工作室關了,到一家科技公司上班,雖然還是當按摩師,但是可以跟外面的人接觸、穩定收入,還享有勞健保。一周上2天班,薪水夠維持基本開銷。剩下的時間,信安排了其他活動,他正有計畫的擺脫視障者只能靠按摩維生的宿命,把跑步列入人生理財計劃,這真的有可能嗎?

跑出不同的人生

信廷不想靠按摩維生,努力自力更生的他,想到一個好方法,就是靠跑步賺獎金。眼睛全盲前信廷就開始跑步,過去十幾年來,連續參加全國視障運動會和馬拉松比賽,不但得到許多金牌,也累積數百萬獎金,讓他很以自己為傲,不用再擔心成為家人的負擔,跑步就變成信廷生活中很重要的事。他的意外收穫,除了認識奧運國手吳文騫,也和長年陪跑教練變成生活中的好朋友,經常一起逛街、聊天、看展覽。信廷想把日子過得好,朋友對他的幫助很多,他很重視跟朋友的關係,反而陪伴家人的時間很少,家人會有什麼想法呢?

家庭VS夢想

家中四個兄弟姐妹只剩信廷單身,大家都希望他趕快結婚,有人陪伴,這也是媽媽最大的願望。但4年前和女友分手後,信廷對感情有些害怕,分手主因是女友想做按摩過著穩定生活,但信廷卻想實現運動和跳舞的的夢想。38歲的信廷很想要有個家,尤其想要有自己的小孩,未來他會怎麼抉擇自己的方向呢?神秘佳賓的到訪,讓信廷感動到以按摩回報,到底是誰來做客吃飯呢?(撰文/陳雅萍)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