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2#9不神秘伊斯蘭 

沒接觸伊斯蘭教家庭前,這個宗教對我而言真的很神秘。只要看到戴頭巾的女子,我的心思馬上飛到遙遠的中亞沙漠。

 

認識惠娟,是個有趣的意外。原本想拍嫁到台灣的東南亞外籍新娘,繞了一圈,才搞清楚惠娟和丈夫盛勇根本是雲南華僑。兩人分別在泰國、緬甸渡過了難民村的童年。長大後在各自家人的期盼下回到「祖國」-台灣,才牽起了這段姻緣。

   

雲南華僑在滇緬流亡的故事雖然動人,但不是我想深入的題材,拍攝因此中斷。但是惠娟的好客與熱情,卻讓原本因工作建立的情感進一步成為友情。週末她做了好吃的泰國菜會打電話叫我去桃園吃,來台北則是包了大包小包的醬菜給我分給同事。因此當她邀我參加伊斯蘭教的開齋新年時,我突然意識到,這不就是很棒的題材嗎?伊斯蘭教徒的家庭故事!

  

惠娟原本信奉佛教,是嫁給盛勇之後才隨教。伊斯蘭教徒在食物上有許多規矩和禁忌,因此外食不容易。婚前不曾下廚的惠娟,婚後學會了各式各樣的東南亞小吃,甚至能夠在清真寺煮一百多人的飯菜。大而化之又開朗的她,忙得再辛苦還是笑容滿面,喜歡跟大家耍嘴皮子,逗大家哈哈笑。透過半路出家的惠娟認識伊斯蘭教,雖然常讓我滿頭霧水,卻也讓我深刻體會信仰的力量。對一般常民而言,深奧的教義,久遠的宗教歷史,都可以慢慢來,然而每日按時禮拜遵守教規,身體力行,才最能顯露對信仰的虔誠。儀式,真的是信仰的入門階。

 

因為惠娟,我對伊斯蘭教開始有興趣瞭解。因為惠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做這個節目,自己獲得的比付出的還多。進進出出惠娟的家將近一年,每一次我都是行囊滿滿的回家。不管是手上提的,還是心裡載的。

創作者介紹

誰來晚餐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