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物質沒有你們眼中的富足,可是我們始終站在一起,

一起打零工、一起吃簡單的兩樣菜、一起打枕頭仗當遊戲,一起懷抱未來的夢想。

#31全家忙碌的零工家庭  

圖/大女兒千惠:「我要存夠錢,在玉里買一間房子,然後就叫爸爸媽媽、弟弟妹妹、哥哥搬過去那邊住,然後要把房子用好這樣。」

全家忙碌的零工家庭

經濟蕭條時代,很多家庭為生活所苦,這對做臨時工作的家庭來說更是如此。洪家人在花蓮玉里打零工生活,一家六口有四個學齡中的孩子。他們該怎麼過日子呢?

全家都是打工族
九月初秋,正是花蓮玉里採收柚子的季節,桂妹每天清晨四點多就得起床為孩子準備早餐,好在六點到工作地點包裝柚子,直至晚上六點,一天工錢五百元。不過她通常繼續加班到晚上九、十點,每天工作十五個小時。

十多年來,桂妹都是做臨時工賺錢,並且養大四個孩子,除了採柚子,他還幫人照顧菜園和插秧、割稻,做的都是和農事相關的工作,得看天吃飯。她的先生建宗也是做臨時工,現在是論趟計酬的司機,不過他賺的錢通常自己用,所以桂妹得自己想辦法解決家用及孩子的學費問題,但即使她很辛苦的工作,錢仍然不夠用。

所幸孩子大了,懂得分擔媽媽的辛苦,她們個個都在課餘時間跟著媽媽一起工作,幫忙養雞、種菜,包裝柚子。到了暑假,他們還是繼續打工、一起上赤科山採金針,然後把薪水全部交給媽媽。孩子們凡事以家庭為重,即使感覺比一般家庭過得辛苦,也從不跟媽媽多要求甚麼。

最熟悉的陌生人
建宗和桂妹各忙各的,多半只有清晨和深夜才見得到面,彼此互動很少。十多年來,桂妹一個人承擔這個家所有的經濟壓力,夫妻關係漸行漸遠,最冷淡的時候便是建宗失業的那一段日子。孩子的心向著媽媽,即使爸爸在家,對話也不多。這樣的僵局有可能改變嗎?

我的學校大家庭
洪家的孩子都愛運動,千禧參加學校的棒球隊,千惠是花蓮體育實驗高中舉重隊的體保生,兩人都住校,能免除和優待食宿,減輕家庭的負擔。學校就像他們的另一個家庭。

桂妹知道千惠、千禧在學校過得好,也懂得照顧自己,很鼓勵孩子往體育發展,也希望她們可以藉此改變人生。

第一次上法院
四個孩子都有各自的專長,其中讓桂妹最放心不下的是在外地打工的大兒子千祥。

千祥進入青少年的叛逆期後,經常在學校跟人起衝突,因此他高二下學期就辦休學、開始打零工了。平時孩子有任何狀況,都是桂妹處理。而這次兒子出事情、得上法院。桂妹該怎麼面對呢?

爸爸,有你才完整
洪家人很刻苦耐勞,桂妹和孩子很少有不工作的時候。九月下旬,好不容易忙完中秋節出貨的工作,桂妹準備了豐富的食材、帶著四個小孩去河邊烤肉,孩子們都玩得超級開心!

滿足的看著孩子,桂妹內心的牽掛還有先生。最近建宗重新開始工作,生活有了重心,和家人的關係也有些變化。畢竟這是個六口之家,桂妹內心仍然盼望要有老公的參與才完整。(撰文╱徐蘊康)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