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近十年來,僧多粥少,流浪教師的數量暴增。

不穩定的生活,不間斷的趕考,阿凱和他的老師朋友們,都在這波流浪洪流中努力,他們希望的是怎樣的未來呢?

#29別叫我流浪教師  

圖/阿凱:「眼前難關就是,趕快考上正式老師,穩定下來!」

別叫我流浪教師

自從師資培育多元化之後,流浪教師的數量暴增至數萬人,近年來少子化造成學童銳減,正式教師職缺也跟著緊縮,台灣的流浪教師年年都要四處趕考,痛苦煎熬。「誰來晚餐」這一次拜訪的主角就是正在花蓮富里國小教書的代課老師施鈞凱阿凱,今年邁入第五年代課生涯。

純淨花東,好同事共處,另類一家人
在花蓮的代課生活充實而寫意,阿凱和十幾位年輕同事住在宿舍互相照顧,他和其中七位組了伙食團,輪流當主廚,省吃儉用每餐只要40元。同事中有許多前輩已經考上正式教職,工作穩定後用心經營生活,自己烤麵包、做木工、蒔花弄草,衝浪登山,這讓阿凱更為自己的未來畫下美麗的幸福草圖。不過阿凱的生活總是被自己的爸爸搞得疲於奔命!

流浪的爸爸,造成不得不流浪的兒子
陽光又愛搞笑的阿凱,過去的生命卻滿是苦情。國中時,阿凱的父母就分居離異,阿凱和妹妹由阿嬤和伯父帶大,沒想到大學還沒念完,阿嬤和伯父相繼過世,不久後萬華老家因為爸爸的巨額債務被法拍了,讓阿凱不得不以台南的租屋處為家,一住就是七年。講到爸爸,阿凱就火冒三丈。

為了老爸的安養費,阿凱第一次申請失業補助金
過去阿凱都在台南他熟悉的環境當鐘點代課老師,留下時間衝刺讀書。不過凱爸這幾年和女友分手後,因為嚴重的糖尿病,竟然經常路倒住進遊民中心,阿凱只好把爸爸安置在有護理人員照顧的安養中心,而代課老師暑假兩個月是沒有薪水的,為了父親的安養費每月兩萬元,阿凱只好放下自尊心去申請失業補助金。

不安於室的凱爸,想逃出安養院找工作
而凱爸其實也不想拖累兒子,他想離開安養中心,找工作減輕兒子的負擔,無奈身體孱弱根本辦不到。每當阿凱假期北上探望老爸時,父子兩人的辯論抬槓大會總是讓人哭笑不得,忍不住鼻酸。兩人都聲稱不想拖累照顧彼此,卻又被命運綰結得分不開!

媽媽再嫁,繼父是位老小孩
阿凱的媽媽是一位保險業務員,多年前再婚,繼父張伯伯是一位退役空軍軍官,也是一位老鄰長,偶爾貪杯會被凱媽處罰跪祖宗牌位。兩個爸爸都口才一流,卻都是管不住自己的小老孩,讓阿凱傷透腦筋。 

流浪教師刺耳,阿凱如何擺脫代課身分?
阿凱痛恨『流浪教師』四個字,可是他想考上正式職缺,看起來卻很困難。他所有的力氣都花在學校,晚上如果有夜市,他還會出去『抓小孩』和小朋友談心,和家長交流,因此投注在專心讀書的時間很少。未來阿凱想要買一棟房子,把爸爸媽媽接來住,還有奶奶掛心的祖先牌位要迎回自家供奉....

每年教育部正式教師的職缺只有千分之三?少子化的台灣,流浪教師擠破了頭。阿凱計畫要再考幾年,如果考不上,他要轉換跑道嗎?是哪位神秘嘉賓來分享生命故事,大大的振奮了阿凱呢? (撰文/孫芳鵑)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