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叫做一個真正的阿美族男人?

阿努說即便會講母語,會潛水,他還是覺得自己還不夠構成一個阿美族的一個男人。要嚮往的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生活?而在他背後支持著的太太,能一起度過每一個歷程中的挑戰嗎? 

#24要做部落真男人  

圖/阿努:「我的專輯就是在寫我的部落,然後寫這邊的人跟事情事物,甚至對部落對自己部落的那種情感。」

要做部落真男人

許多年輕人都有離鄉到都市工作的經驗,時間久了,有人留下來、有人離開,另外也有人在都市和部落之間來來回回,本集拜訪的原漢家庭正是如此。這對有不同背景和價值觀的夫妻怎麼找到生活的平衡呢?

經濟是頭號問題
阿努在十幾二十歲的年紀時,不喜歡待在部落,一心只想到都市賺錢,他曾在台北做燈光音響的工作,但工作越久越覺得人生沒意義。十年後,他離開台北回花蓮的港口部落,感覺到這才是他要的生活。不過一年多前,他和台北女孩雅苓結婚,婚後他再度搬到台北,從此開始來來回回台北、花蓮的日子。

夫妻倆都做非固定給薪的工作,各自接案,雅苓做藝術相關工作,阿努不是做音樂、就是接一些勞力工作,收入很不穩定。雅苓的爸爸看在眼裡有些擔心。過去雅苓大學想唸藝術時,爸爸就已經反對,憂慮她將來生活出問題。幾年後,爸爸好不容易接受女兒的生涯選擇,後來女婿也搞藝術。爸爸能看得開嗎?

我是你的小助理
阿努很投入的做音樂,雅苓也支持協助他發展音樂之路,為他寫計畫找補助,做行政、聯繫、宣傳、設計等各種工作,最近更因為專輯發行而四處奔波。阿努所能回饋的就是更加努力,以及當雅苓的工作需要支援時,去當她的小助理。

嚮往成為阿美族男人
阿努和雅苓的新婚生活雖然甜蜜,但花蓮的一切總是牽動著阿努,他常想起花蓮的家人和部落,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獨自開車回家鄉。只要一回到部落,阿努就整個人活了起來,成了十足的阿美族男人,他喜歡潛水射魚,到潮間帶拿東西,有時到菜園工作或雕刻漂流木。他覺得,當一個阿美族男人是對自己人生的嚮往。

遺傳媽媽的好歌聲
阿努除了有上山下海的傳統能力,也有阿美族人的好歌聲,他自己寫歌唱歌出專輯,往歌手之路邁進,但家裡其實不只他會唱會寫,阿努的媽媽是部落的女高音,年輕時參加許多部落的唱歌比賽,也寫了非常多私房歌。這對母子甚至一起創作歌曲。

萬能太太的心聲
阿努出專輯又有演出,看起來實現了歌手夢想,但是投入這些活動和工作收入有限,又很花時間,因此阿努不像過去會接一些別的工作,這讓雅苓有點擔心。另外雅苓因為幫忙阿努處理與專輯有關的各種事情,得推掉自己的一些工作,也擠壓到自己的積蓄和收入。就在發片之前,他們吵架了。

我們看向同樣的未來?
阿努在部落擔任幹部,他很盡心盡力為部落做事,每逢重要的祭典,最能看出他對部落的維護。阿努很希望可以回到部落種田,簡單過生活,而雅苓雖然有時也跟阿努來來回回花蓮,但她覺得創作必須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所以還是應該努力賺錢,若能存錢在花蓮買地蓋工作室,並且對未來有規劃,就可以一起回花蓮。顯然兩人對生活的期待不同。怎麼辦呢?(撰文╱徐蘊康)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