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變了,變的是環境還是人心?重光是這個時代的一角,

年輕世代爭扎於主流價值下,但若沒有希望,樂觀也只能維持別人不一定能理解的小確幸。

臨時工的人生,簡約的22K生活,無法盡孝的背後,到底是什麼組成了現在的--重光。

#5我連22K都沒有  

圖/重光:「我們這代年輕人活在這樣不好的條件之下,我們的條件是比以前的還差,所以我們以前到現在都很窮。我不會為了要努力達成目標然後加班、接受不好的工作環境。」

我連22K都沒有

近年來,台灣工作難找,根據統計,2012年有73萬人沒有正職工作,創下歷史新高,他們很多是連22K月薪都賺不到的窮忙族。本集主角重光,就是這樣的年輕人,他大學畢業七年來,從沒找到正職工作,到處打零工的他滿腹牢騷……

顛沛流離的家庭生活 第一份工作是乞討
重光出生在高雄,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過世,爸爸長期工作不穩定,父子倆到處租屋、借住親戚家,甚至住在便宜的旅館,長期居無定所。 在重光的眼裡,爸爸是個好高騖遠、不負責任的父親。重光十歲那年,爸爸更加意志消沉,沒錢讓他上學,還帶他到火車站乞討,爸爸教他對路人說:「跟你們討錢唷!」從小重光常會怨嘆自己出生在這樣的家庭。

「畢業=失業」 七年來薪水不到22K
乞討生活長達兩年,有一天重光被好心的路人舉發,社會局人員將他送到育幼院,從此,脫離與爸爸流浪的生活。在育幼院照顧下,重光順利考上五專,但他當時聽說「唸大學才有工作」,於是努力插班考大學,考上日文系的他,卻沒想到「畢業等於失業」。 畢業七年來,重光一直在不同的公家單位做短期工讀生,負責遞茶水、送公文,合約到期就得重新找工作,幾乎每半年或一年他就要換工作。重光很喜歡公家機構的環境,對於到私人企業找正職有些膽怯,他說:「什麼好好工作吃苦耐勞,我不會我現在不吃這一套了,因為現在外面不是這樣啊,外面只是把你當免洗筷弄一弄就丟掉!」對於現在的勞動條件,他有許多不滿。

同志身分雖無成家壓力 父親卻有如不定時炸彈
重光就讀五專時,在網路上認識大他十二歲的男友-阿俊,兩人穩定交往十二年,長期同居在一起,讓重光感受到家庭溫暖。阿俊也不覺得重光是「草莓族」,或許是同志身分,兩人對許多主流價值抱持懷疑態度,他們很慶幸沒有結婚生子的壓力。只是,比失業讓重光更害怕的是,爸爸常會出現要錢,重光說:「我都自身難保了!怎麼養他?」。

下一份工作在哪裡?
重光的工作又要到期,他即將失業了!最近他又開始投履歷、到就業服務中心找工作。朋友勸他考公職,重光總覺得一定考不上,他還說:「那是失業給自己的藉口」,在「挑」工作與「等」工作之間,重光顯得有些矛盾和茫然。 神秘嘉賓到訪,希望重光調整求職心態重新出發,也對他的履歷表給了一針見血的建議,來賓的風趣談吐,讓男友阿俊愛慕不已,直說:「想把他的西裝給脫了!」 精采內容別忘了收看這一集的《誰來晚餐》!(撰文/張景斐)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