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生命,可以選擇很多,也可以不選擇,

只是此刻走的這條路,即便回到原點,即便可能一無所有,那仍是我們願意為未來付出、不悔,終究堅持的決定...

#就是要搞學運  

圖/林飛帆.洪崇晏.廖郁賢

就是要搞學運

20歲出頭的研究生、大學生都做些什麼?有人忙考試或準備出國,有人玩社團、談戀愛,也有人打工或為將來的職場打算。但有一群人很熱衷參與社會運動,經常上街頭抗爭、遊行,還組成了「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簡稱「青盟」,核心成員來自不同學校,是近半年來的媒體焦點。他們為何這麼熱血?

飛帆:這不單只是場學生運動
飛帆大學和研究所都念政治,參與的第一場社會運動是2008年的野草莓學運。他是青盟總召,常領頭到行政院、立法院…做反媒體壟斷的抗議。這幾個月他為了開會、媒體宣傳和串連活動異常忙碌,不時要跟老師請假,過趕場生活。

他最早對政治感到好奇是因為爸爸,從商的林爸爸很關心政治,在飛帆小時候就帶他去選舉的場子。飛帆進入大學後,林爸爸一方面很注意他投入的社會運動和反壟斷運動,另方面也擔心他的學業,因為飛帆至今還沒開始寫論文。

曾經,飛帆想要專心唸書就好,這場運動卻將他越陷越深。對他來說,學運的重要性一點都不下於學業。

崇晏:應該更早開始參與社會運動
崇晏唸哲學系四年級,他從大二開始參與社會運動,第一場有意識的運動是和社團夥伴一起抗議拆遷樂生療養院,此後他總是出現在各種抗議現場,比如國光石化、工運、秋鬥、同志大遊行、性別運動、華光、紹興拆遷案,和文林苑都更案…等等,無役不與,是社運的狂熱者。

異議性社團啟蒙了崇晏,他很愛待在社辦,也常睡在社辦和運動現場。2012年三月,台北市政府辦理文林苑的都更案,拆除王家人的祖厝,引起社會高度關切,當時崇晏就在那裡守候,後來也每周到組合屋報到一至二天。

崇晏花很多時間參與社會運動,他的爸媽雖然能夠理解,但也煩心他因此要延畢的想法。而他經常上街頭,和警察拉扯掛彩,也讓媽媽非常不捨。

賢賢:我是弱勢,所以我能做這些事
賢賢去年加入社運行列,雖是社運菜鳥,但熱切的程度不亞於其他人。她的爸爸在雲林務農,媽媽是主婦,過去家裡很苦又背債,為了減輕爸媽的負擔,她從大學起就拼命打工,不跟家裡拿錢。

過去賢賢在南部唸大學,成績不錯,拿獎學金,但去年七月,她決定休學了。在學業之外,她很關心社會,當時她在學校發傳單,寫到與國光石化或公視換董事長等相關議題,被老師質疑這跟念書沒有關係。賢賢因為不滿校風保守,身邊又沒有戰友而休學,此後不但奔波各地考轉學考,還忙著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進一步反省媒體對家鄉的報導。而賢爸賢媽也以具體行動支持女兒,一家人有了更多的交集和共同記憶。(撰文╱徐蘊康)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