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識大半輩子,一條馬路,一個眷村聚落。

將拆,那麼散了就是散了,不會回來的只能留在回憶裡....

#40再見,我的眷村大家庭  

圖/志斌:「從出生在這邊,我沒走過。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下大雨我還要拿盆子去接漏水,可是我還是習慣這邊,喜歡就是喜歡。」

再見,我的眷村大家庭

台灣曾經有近九百個眷村,如今大部分都拆掉,僅存不到十分之一。
左營,是台灣單一軍種最密集的海軍眷區,過去有22個眷村。自從眷改條例實施之後,這些眷村紛紛改建,如今左營的合群新村也終於到了全村得全部離開的時候。

軍裝下的不安定靈魂
在眷村,家家都有軍人,路家的男主人志斌是陸戰隊中校退伍,眷村第三代,從出生就住在合群新村,至今已有42年。退休後,他軍裝下不安定的靈魂解放了,終於可以沒有顧忌的瘋重機,參加哈雷車隊,穿的用的都是骷髏頭系列,重機也都以骷髏頭為改裝主題。女主人金蓮在嫁到左營前,住在高雄大寮的陸軍宣武新村。

最懷念的眷村味
眷村不但是他們從小生長的所在,志斌的阿姨、舅舅也都住在合群新村,就在志斌家的隔壁和對門,親戚間的感情濃密,也有很多共同回憶,隨口一說都是有趣的故事,比如年輕男生偷看女生洗澡、撿柴烤蚱蜢蝗蟲等往事…

我家大廚是婆婆
金蓮喜歡做皮雕和手工包包,但很不喜歡做菜,所以疼愛兒孫媳婦的路媽,每週有三天回到眷村、到兒子家煮飯。路媽得姥姥的真傳,是做山東麵食的高手,很會做水餃、包子、饅頭,中菜也做得相當好,吃飯是他們一家團聚的時刻。

逢年過節便是家族團圓日
另外每每在逢年過節時,路家整個家族超過二十個人都會團聚,過年在眷村的院子裡辦桌,由路媽、阿姨、舅媽會各自出菜,也算是廚藝競賽。中秋則在巷子烤肉,很像辦流水席,鄰居有時候湊熱鬧就坐下來,一輪接一輪,直到深夜。包括大舅、路媽在內的許多老鄰居是民國三十八年就住在這裡,對眷村的感情相當深厚。

最後一個中秋夜
十年前,軍方開始討論合群住戶搬遷之事,這些年,一些老鄰居選擇領補償金而先後離開,村子裡不少房舍已經荒廢,但仍有一些人家要等到最後一刻,路家就是其中之一。雖然幾年前,志斌和金蓮在仁武買了自己的透天厝,房子很新很大,但他們一直沒有搬過去,還是喜歡住這個下雨漏水的老平房。不過十月全村就得搬離,今年中秋,他們在眷村過了最後一個團圓夜,終於到了離別的時刻。(撰文╱徐蘊康)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