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很容易嗎?
愛, 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嗎?

我們必須要很勇敢, 才能愛人嗎?
我們是怎麼愛上一個全然與我無關的人?怎麼在面對不斷的挫折與艱辛仍然不退?

#12我的鐵血後母  

圖/Migi:「講到對這兩個小孩,我會罵他們,可是我對他們更多的是心疼,你想想看一個生病的小孩,她為什麼講不出話來,她內心藏了多少的秘密,我相信在父母相處過程不好中,那壓抑是他們吃進去會吐不出來的。」

我的鐵血後母

果你有罕見疾病小孩,你該怎麼辦?
是把他們當玻璃娃娃照顧,隱身於黑暗中?
還是努力向著陽光走,對抗天生的不公平?
這個家讓我們看到了心的力量,把不可能化為可能!

一段網戀,重組了破碎的家
這是一個重組家庭,開始於一段網戀!謙仁與Migi各自有一段失敗的婚姻,因緣際會下在網路上認識,不到二個月的時間,彼此都覺得找到另一半遺失的自己,決定再度走入婚姻!雖然謙仁有兩個罕見疾病的孩子,Migi卻完全不害怕。曾擔任高科技業主管的她笑著說,「我過去處理過無數高難度的專案,對於危機早已見怪不怪,而且謙仁當時承諾,二個小孩有外傭照顧,我只要當個快樂的女主人就好了」,只是當少奶奶的生活真的可能嗎?

寵愛放任?還是努力改變?
宜和與濟馨一歲八個月就相繼得病,宜和得腦性麻痺、濟馨得萊氏症,二人有智能與肢體發展緩慢的症狀,而且當時被宣判活不過12歲,姐弟倆的爸媽有著深深的內疚以及疼惜,因此把他們當玻璃娃娃看待,生活起居完由菲傭打理,甚至到了國小四年級,姐弟倆都還不會自己刷牙、洗澡、穿衣、穿鞋子,加上很少運動,肢體不協調,顏面經常扭曲變形、走路也需要人攙扶。

Migi嫁進這個家之後,每天和二個小孩生活在一起,她根本不可能無視於他們的存在,注重家庭觀念的她,決定辭掉傭人,甘心做家庭主婦,親自教養姐弟倆,只是這個工作可沒那麼容易!

Migi接手管教之後,展開一連串的鐵血手段,帶著姐弟倆訓練走路、培養生活自理能力、改掉壞習慣等,這都是靠耐力與時間換來的,經常要陪著他們奮戰,比方吃飯要花二三個小時、洗澡也會拖個一到二小時,姐弟倆從原本的排斥到現在樂於接受訓練,也有顯著的進步,可見這當中花的心思有多大,你一定好奇,她是如何施展鐵血手段?

對親生兒子的內疚
Migi把生活重心都擺在姐弟身上,但內心卻有個遺憾,她沒辦法陪在親生兒子小青蛙身邊,更不用提每天煮菜給小青蛙吃,因此她有著深深的內疚感。小青蛙跟濟馨差不多年紀,上國中之前,小青蛙一個月來兩次,現在是一個月一次,他曾是宜和與濟馨的重要玩伴,只是無奈地,小青蛙長大了,他的興趣已經和濟馨、宜和不一樣了,也玩不起來了!看著媽媽必須花很多心思在宜和與濟馨身上,小青蛙似乎可以體諒她,但眼神中卻顯露絲絲的落寞,他真的一點都不在意跟別人分享媽媽的愛嗎?

口吃與流口水 目前最大的問題
雖然宜和與濟馨改變很多,不過仍有一些需要改善的問題。父母的離異,讓宜和內心有苦說不出,造成她每說一句話總會考慮很久、有口吃的現象,每當她回答別人的問題,努力擠出答案時,讓人有說不出的心疼,另外因為生理因素,濟馨會不停地流口水,但他不會主動用手帕或是衛生紙將口水擦掉,Migi今年的年度計畫,就是希望改善這二個問題,如果達成目標,剛拿掉腿部矯正器的宜和可以獲得一雙夢想的靴子、有表演慾的濟馨能夠獲得燕尾服,二人的願望可以達成嗎?

他們的未來不是夢?
也許有過破碎的家,濟馨一直夢想將來組成美好的家庭,那個家,他有自己的老婆、有自己的小孩、他可以工作養家,而宜和也希望自己未來能夠交男朋友、結婚生子,兩人的夢想很小、很簡單,卻讓人覺得格外辛酸,但姐弟倆依舊抱著希望!復健的路,是一條漫長而遙遠的路,謙仁與Migi一直帶著姐弟倆努力向前走,無非希望姐弟倆能夠過著正常小孩的生活,只是他們知道不能照顧小孩一輩子,小青蛙、甚至是親友也不可能永遠陪伴二個小孩,所以要慢慢讓他們學會照顧彼此,學會堅強、在最沈重的時刻飛翔,他們的未來也許真的不是夢!

神秘嘉賓的前來,給宜和與濟馨很大的正面力量,兩人竟讓人有一夜轉大的感覺,究竟誰的魔力有這麼大呢?千萬不要錯過喔!(撰文/傅偉智)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