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聲是一名街友,他有原生家庭,也曾經自組家庭。

是什麼原因讓他走上流連街頭之路,又是什麼原因「想要一個家」卻是想要卻不可得呢?

#6何處是我家?  

圖/家聲:「我很想要一個家庭,有一個安定,不要像浮萍一樣飄來飄去...」

何處是我家?

今天的東道主張家聲和一般人很不一樣,年過半百的他沒有家庭,沒有工作,更沒有住所,是一個露宿台北街頭的街友。其實家聲並非生來就一無所有,相反的,他曾經擁有很多,只是種種遭遇,讓他跌落到社會的最底層,成為孑然一身的遊民。

年少輕狂揮霍成性 事業家庭一夕敗光
家聲是一名中度身障者,五歲時因為醫療疏失而導致右腿癱瘓,然而身障問題沒有影響到他的前途,他和姊夫一起創業開印刷廠,生意好讓他很快就致富,也結婚生了一個女兒。然而當時家聲年少輕狂,天天沈迷和朋友飲酒作樂,錢花得比賺得快,經常舉債度日。後來他幫朋友作保,反遭倒債背黑鍋,不只財產和房子被法院查封,就連老婆小孩也離他而去,事業和家庭一夕之間全沒了,家聲自覺走到人生盡頭,他開始自暴自棄,在街頭四處流浪。

街頭何處有溫暖? 滿腹辛酸藉酒澆愁
在街頭過生活,吃喝拉撒樣樣都很困難,家聲能夠生存下來,靠的就是社會提供的資源,像是善心人士的愛心餐、二手舊衣、棉被等等,如果生活上真的碰到大困難,還有社工或慈善機構可以求助。然而這些社會救濟都只是物質上的,家聲流浪多年累積下來的滿腹苦衷,一直沒辦法排解,他選擇用酒精麻痺自己,每天喝醉就睡,睡醒了再喝,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下去。

家人是最後依靠 母子之間卻有隔閡
最近家聲靠著社會補助金和姊姊的資助,在萬華租了一個房間住,媽媽知道家聲生活困難,三不五時會來探望他,或是帶些剩菜給兒子吃。看著七十多歲的媽媽身體每下愈況,家聲開始想多花點時間陪媽媽,試圖修復原本糟糕的母子關係,然而媽媽卻對兒子有許多抱怨,究竟母子之間有什麼樣的心結呢?

好想要有一個家 重返社會路迢迢
家聲這幾年非常想要一個家,原因是他有了心上人!為了想給女友一個穩固的家,家聲變得積極找工作,然而身體的障礙,再加上技能跟不上社會變化,家聲想就業但是困難重重,究竟這個社會,是否願意給他一個機會呢?

今天的晚餐是家聲另一項考驗,自己平常吃飯都成問題,加上住所沒空間能宴客,他該怎麼辦呢?而神秘嘉賓一現身,竟然讓話多的家聲突然傻住,成了害羞的悶葫蘆,來賓會怎麼幫助家聲打開心扉,重建自信呢?精彩內容,請收看本集「誰來晚餐」!(撰文/林雨禪) 

guesswho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